当年,有财阀出资,修葺陈旧的古刹,过程中与寺院以及当地密议,给予巨额补偿,想将古刹迁到新星去。

    最终各方妥协与认可,整片寺院被整体搬迁,从一砖一瓦到菩提老树根 ,再到佛像等,全被运走。

    而在原址,更为恢宏的寺庙拔地而起,比原来还要气派 ,香火旺盛,远远望去,庄严而神圣。

    王煊感慨,这已经不单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,只能说财阀的底蕴与实力等太惊人了。

    “难怪在这里找不到羽化石 ,没有发现一件奇物……”他轻叹,自然明白了一切,因为真正的古寺院早就搬走了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菩萨等也搬迁到深空了?!

    很快,王煊想到自己家那边的情况,大黑山中的道观……不仅瓦片不见,连地基都没了,估计也是新星那边的手笔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挖旧土地下的东西,还将地面上有着浓郁神话传说色彩的寺院、道观都给迁走了。

    王煊无言,旧土真的空了,他想找的东西几乎剩不下什么,这意味着,他需要认真考虑去新星的事了。

    从先秦竹简到千年古刹,再到各教的祖庭,以及各种与羽化相关的遗迹,都被搬走,在旧土近乎绝迹。

    王煊渴望的那些东西 ,都在新星!

    “我得好好准备下了。”他自语,没有其他选择 ,他必须要上路了 。

    王煊转身离去,走出这片庙宇,现在回头再看,恢宏的寺院虽然在朝霞中,但是仿佛褪去了那层神圣光彩。

    他有些感叹,先入为主,那种心理暗示,实在是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判断。

    王煊远去 ,在路上想到了双目流血的老僧的问题,大致明白了他所为何求。

    “他是因为道场被搬走 ,羽化奇物被带入深空,也想跟过去?”

    不过,老僧在深夜演示的那些模糊景象中,分明有菩萨腾空,罗汉起身,菩提树拔地而起,皆入深空。

    为什么独留下他 ?是因为老僧当年犯错被锁石壁中,还是说昔日佛门的羽化级强者其残存的精神能量散落的到处都是,老僧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现在复苏,也想去新星的道场 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说,都与新星有关 。

    “老陈,好好睡一觉吧,最近你也够苦的了,你是能者多劳啊。”王煊自语,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他觉得,既然要考虑去新星的事了,最近得找青木好好聊聊,但是却需要把老陈镇住,或者将他支走,因为老陈的想法比较多,太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老陈,你这次很不厚道,居然在算计我!”

    王煊觉得,老陈在女方士那里得不到什么,估计会用尽各种手段谋划他,如果不是意外撞破,有青木“神助攻”,他简直一点防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但我很厚道,你不是坚韧不拔可以硬撑到底吗,这么喜欢琢磨与算计羽化仙法,那我这次再给你个机会!”在回去的路上,王煊嘿嘿直笑 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日,不用上班 ,回到安城后时间还早 ,王煊随意逛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四年多,他是有些感情的,不久后大概就要离开了,他走在一些熟悉的地方,看了又看 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来到云湖 ,也算安城较为有名的景点,湖面澄净,岸边座落着少量的古建筑,水鸟在低空盘旋,在喧嚣与浮躁的城市中,有这样清雅的湖光景色,确实怡人 。

    这里每天都有人沿湖跑步,或者来泛舟,人不算少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啊,有人拍戏吗?”前方拥挤,有人抱怨。

    沿湖的青石路堵塞了,散步赏景的人被挡住,都很不满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剧组来取景,但也差不多,好像有什么名星在前面。”有人开口,并说了个名字。

    一群人惊呼,这是新星的某位明星,在旧土这边也有相当高的人气,一说很多人就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让一让!”有人喊着,声音很高,推搡湖边的路人,想让众人让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顿时有人不满,道:“凭什么啊,又不是你家的道路,为什么让大家让路。”

    “别推搡,我都要掉湖里去了!”有人惊叫。

    一群黑衣人走在前面 ,动作有点野,直接伸着手臂,将路人挡住,或者推倒边去去,幅度过大,看样子都是保镖。

    后面有个女子戴着墨镜 ,虽然遮住大半张面孔,但似乎真的很漂亮,只是出行方式引发路人不满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,这是大家的道路,为什么你们出行,就非得让别人让路!”有人嚷着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有不少人追星,在喊新星那位女星的名字,但是也有很多人十分不满,觉得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明星了不起啊,这么高调 ,早晚要凉!”有人喊道 。

    但是一群黑衣人不为所动 ,依旧卖力的分开众人,隔离出一条道路来。

    王煊走到这里正好遇上,同时他略微惊讶,竟意外看到一个人 ,正站在湖边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女子,长裙在微风中飘起,让高挑的身段愈发显得曲线惊人,一绺秀发扬起 ,面孔白皙美丽,以云湖为背景,她颇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竟是吴茵,王煊对她最深的印象就是脾气很大,另外身材确实不错,上次生气时差点将晚礼服撑破,今天居然又一次在旧土看到她。

    很快,王煊知道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那个来自新星的女星明显是冲她去的,似乎认识并且有约。

    吴茵皱眉,她可不想这样被人关注,对那女星摆了摆手,不愿在这里相见,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,她转身向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客观的说,她的风姿比那女星还要出众一些。

    王煊走到这里后,想转身离开,但是听到惊呼声,真有人差点被挤到湖中,顿时皱眉。

    尤其是,有个小女孩竟被身高马大的黑衣人一扒拉,直接就向后倒去,王煊看不惯,挤开几名黑衣人,横穿过他们,拉起小女孩,人这么多,万一被人踩踏,很容易出事儿。

    显然,王煊这样闯过去并推开几名黑衣人的举动让他们不满,一排黑衣人挤了过来,反认为他寻衅。

    王煊拉着小女孩退后几步,想将她送出人群,避免被挤到碰到。

    “离我远点!”他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几名黑衣人认为他进一步挑事,依旧向这边推搡,并与人群挤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煊原本不想多事儿 ,但是又看不过他们,可如果让他直接与这些黑衣人动手,估计又是一地鸡毛,本着从源头教育人的角度考虑,他带着小女孩向着湖边吴茵那里退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太过分,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当郡主出行呢,大清早亡了!”王煊喊道 。

    他的本意自然是让吴茵出面,教育一下她明显认识的那个女星 ,今天从根源上矫正一下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的出来,吴茵似乎有意低调,都对那个女星摆手了,想要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,等他挤过来时,吴茵虽然冲女星那边不满,但是看到王煊后则更不高兴,见他挤过来,立即双手抱胸,一副警惕与防备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煊无语,至于吗?他估计这女人还记仇呢,毕竟上次他为她分析病理,着实将她得罪的不轻。

    吴茵冷淡地看了他一眼,抱着胸,侧转身去 ,这是很明显的拉开距离,不想与他打招呼,更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吴茵!”王煊临时改嘴,在他心中,这女人除了脾气大,最直观印象就是“心胸开阔”,刚才差点喊漏嘴。

    吴茵非常聪敏,从他喊出第一个字时,就立即判断出他刚才的本意,究竟想叫她什么,顿时双目喷火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我刚才看到你和那个女星暗中打招呼,你们应该认识,赶紧劝劝这群人吧,别这么高调,都把我挤到湖里了。”

    吴茵原本想对女星打招呼的,让她离去,但是她又觉得,王煊是故意向她这边蹭脚步,顿时不满 ,不想理他 ,而且双手抱胸直接转过身去,无视他了。

    那些黑衣人冲了过来,对王煊目光不善,一副认为是他在挑事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别碰到我!”吴茵警告。

    王煊不后退了,都到湖边了,他本着“治病救人”的目的,给各方都上一课 ,一脚一个将黑衣人向湖里踢。

    这顿时像是捅了马蜂窝 ,一群黑衣人都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煊抱着小女孩 ,看着吴茵,这意思是,你再不出头,大家都要被挤下湖了。

    吴茵不理他,想要旁边挪 ,还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王煊看她现在依旧抱着胸像防贼似的,他觉得还是都教育下吧,当黑衣人冲过来时,他拉着小女孩躲避,手的确没喷到吴茵,但很不客气 ,对着她的屁股来了一脚,踹下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,这群黑衣人谁向前,他就给谁来一脚,很快附近就清空了,周围的人大声叫好,早看不惯这群保镖。

    最后女星也被人群挤了过来,王煊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到女星也掉湖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不是我踢下去的。”王煊看着众人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,好像是你 。”他身边的小女孩很诚实,小声对他说道 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哄笑。

    王煊叹气 ,立即联系老陈,道 :“老陈啊 ,我同意了,送你一桩大造化,但你先过来解决一些问题。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第四十六章 邂逅 深空彼岸 辰东 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。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次元大追逃

周黎明

我真不是邪灾啊

贾书章

斗破苍穹小说免费听书全文

黄丹

卡卡喜铺

伍卫国

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

夏风117

隐形学霸超a的

博迪亚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